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喷颜小说网 www.penyan.cc,冰川68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(1)他

    他是一个好人,一个胆子很大的好人。

    这年月还有好人,真他妈见鬼了!不过好人没好报!

    下岗后他在一家个体采暖公司打工,有时值夜班,充当保安同时接听业务电话,公司有24小时售后服务的承诺。

    夜里骤然降温,下起了大雪,值班室的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采暖公司吗?我家暖气漏了,能不能尽快给我修好?”电话里是一个沙哑的男低音。

    谁愿意在这样的鬼天气外出干活啊?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推脱:“您看这天,夜黑路滑的!白天干活还方便些!您先关阀门,留下地址好吗?我尽快派人去给您修。”

    尽快去并不代表今晚一定去。这样回答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后他又改变了主义。因为他从电话里听到了婴儿的哭声。我说过他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于是他带上维修工具冒着大雪出了门,按地址很顺利找到一处僻静的小楼。院门口有门牌,他仔细核对了一下地址,没错。

    此时北风呼啸,大雪纷飞。他提高嗓门向院里喊了两声。院里黑黢黢的,刚刚还亮着的灯光却应声熄灭了。借着雪光,他发现楼上只有一个窗户挂着窗帘,且被掀开一角,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,楼里却丝毫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他不耐烦地去推大门,结果大门被推开了。是主人为他留的吧?雪地上有一串脚印,从外向里走的,刚被大雪埋没了一半,证明主人开门的时间并不长。

    他径直来到房间门口,再向屋里喊:“起来了吗?开门吧!”

    此时他的声音有些发颤,外面实在太冷了!凄厉的北风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呼啸。

    他推门催促主人快点,结果屋门也被推开了。既然主人为他留了门,就没必要太客气了。他赶紧抖了抖身上的雪进了门。

    屋里漆黑一片,他紧靠在门上不动,让眼睛慢慢适应屋里的黑暗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客厅,屋里有沙发和茶几,对面有楼梯,旋转着通向楼上。

    他再次高声问道:“怎么还不下楼?”

    喊完后他有点自责,因为他想起了家里还有孩子,有孩子也应该有女人,深更半夜的,在屋里高声叫嚷,总归不太好。

    可是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,而且静得出奇,静得恐怖。外面鬼哭狼嚎般的风声一点都听不见了,只有他的心跳在“咚咚”地打鼓。

    他胆子比较大,本不该恐惧,但是此时他的心跳却特别快,一种莫名其妙的惊恐笼罩了全身。

    突然,他发现身后有一个骷髅正用黑洞洞的眼睛幽幽地注视着他,并且发出鬼火的荧光,仿佛就要向他扑来。

    尽管他的胆子很大,但是猛然面对这种场面,平生还是头一回,顿时吓得踉踉跄跄往后退,若不是扶到了墙,很可能当场跌到。

    他的后背直冒凉气,浑身都在打颤,双腿软得抬不起来,直往下跪。幸好他的手从墙上摸到了电灯开关,鬼蜮般的黑暗房间顿时有了人间的光明。

    吊灯的光线很柔和,他的眼睛仍一时受不了光亮的刺激,眯缝着眼睛再看,刚才盯住自己看的骷髅不见了。他顺着刚才的方向向前看,发现门背面有一张贴画,乱七八糟的,象骷髅又不完全象骷髅,而且像是夜光材料制成的。

    他长长出了一口气——世上根本就没有鬼,有鬼也是人吓人。

    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,他又把灯关掉,黑暗之中,骷髅马上凸现出来,仿佛一下子脱离了门板,离得很近了一般。原来那是一张三维立体夜光画。

    再次按亮电灯,骷髅又退回门板上去了。

    幸亏进来后他一直背靠着门,如果近距离看到一个发着荧光的骷髅,还不吓死!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样的主人啊?怎么用骷髅当门神?这不是招鬼吗?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他再次打量一番房间的设施,装修得比较简单,但是非常讲究。

    这时楼上依然没有一点动静,屋里静得可怖,让人越来越紧张。而且一股阴气向他袭来,他这才注意到屋里不是一般的冷,而是阴森森的让人心寒。刚才他从风雪中进来,才没感到屋里的阴冷。这种阴冷,绝不是刚刚关闭暖气的那种冷,而是屋里始终没有人气的那种阴森。

    他真有点害怕了,于是向着楼上喊道:“你再不下来,我可走啦!”

    他又喊两遍,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难道家里没人?不可能!刚才明明看到楼上有人把窗帘掀起来又放下了,这个动作肯定不是刮风引起的。而且院子里有一串向里来的脚印,说明屋里至少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又等一会,恐惧潮水般慢慢把他浸透,使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于是他决定离开这个恐怖的房间。

    刚走到院门口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。又是那个低沉沙哑的声音:“今晚到底给不给我修暖气啊?”

    难道主人一直躲在屋里等他修暖气?他不在场,外人哪能随便动工?

    他很生气:“你不是拿我开玩笑吧?有你这样拿人不当人的吗?”

    对方却理直气壮:“是你答应尽快给我修好的!怎么又不想干了?”

    他更气了:“让我半夜干活可以,可是你也不能赖在床上啊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你有没有打算给我修?”

    他气得想骂街:“废话!不给你修这么晚我在你家干什么?你到底在不在家啊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在家啊!”他抬头向楼上的窗口看,又看到窗帘被掀开,而且屋里有楼下映上去的灯光,映出了里面的人影。他懒得再和对方计较了,一边招手一边向里走:“不说了,别把我冻死!”

    楼上的窗帘迅速放下。

    楼上终于有了响动,却没有人下来。他不耐烦地走到楼梯口,准备向上打探,可是他的脚刚刚踏上楼梯,突然,屋里的灯灭了。

    他扶着墙摸到灯的开关,却怎么按也打不开。停电了?

    这时,门上的骷髅活了一般映在屋子里,虽然有了思想准备,他还是感到非常恐惧,起码在漆黑的房间里伴着这样一个鬼物,总是让人不舒服的。他很气愤:“你关灯干什么?想吓死我啊?”

    楼上没有答话,屋里又一次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。他感到恐怖,但是他胆子很大,不但没有逃跑,反而向楼上走去。既然这么远来一趟,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?

    楼上是更加黑暗的走廊,幸好每个房间都虚开着门,他可以半摸半看地向里走,走到房间门口没敢直接闯入:“屋里有人吗?”

    没有听到回答,他推门往里看。屋里光线比楼道里亮一些,映着窗外的雪光,空房间里乱七八糟的,象刚来过贼一般。他再走到另一个房间门口,同样问话之后再进,依然是空房间,而且屋里的东西非常散乱,扔得满地都是。他把几个房间都看过了,全都是空的,而且全都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最后,只有一道门是关着的。他突然感到一种巨大的恐惧,如果打开最后这道门,屋里还找不到主人的话,就证明整个楼全是空的。那么刚才自己从楼下看到的掀开窗帘的人影是谁?难道真的有鬼?

    最后一道房门也打开了,果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他胆子很大,虽然紧张得有点窒息,但是并没有惊恐地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这时他注意到墙上挂着一个镜框,窗外的雪光映照下,赫然看到一个鬼怪抱着一个孩子。他的大脑里迅速闪过了很多念头。

    难道电话里婴儿的哭声是这个孩子发出的?那么抱着他的鬼怪和他是什么关系?这孩子是死了还是活着?难道电话是鬼怪打的?

    鬼也能给人打电话吗?他想起手机可以回叫,记得来电显示是个手机号,如果主人在家,手机一响,就不能再和自己捉迷藏了。

    他摸出手机按了回叫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即使主人在和他捉迷藏,难道连婴儿也会躲避他?难道这屋里真的全都是鬼?那么他的电话能打给鬼吗?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多想,身边便响起了急促的电话铃声,而且门口也在响,楼下也在响。是一部电话装了两部分机。

    三部电话同时响,在这寂静的房间里马上形成了“立体声”整个空间都在回荡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惊,顿时冒出一身冷汗。由于太紧张了,铃声也能让他惊恐万分。他本能地按了挂断键,电话马上不再响了。明明他回叫的是手机,怎么会座机响呢?是鬼怪为他改了线路?

    还没等他仔细想,屋里突然响起一种更加恐怖的笑声:“啊~哈哈哈哈啊~哈哈哈哈”声音仿佛是从地狱里发出的一般,但离他很近,而且那种笑声异常地恐怖。这笑声太近、太突然、太意外、太恐怖了,他被吓得魂飞魄散,一下子跌进门框和衣橱的夹角里。

    笑声很近,还在继续,却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在笑。这时突然有一个面目狰狞的鬼怪无声地向他冲来。

    这次他看得太清楚了。因为早就适应了屋里的黑暗,而且楼上只有一个窗户挂了窗帘,光线相对好得多,好得能够让他看清照片。所以鬼怪非常清晰,他认出了正是照片上那个抱着孩子的鬼怪。

    自卫是人的第一本能。他已经恐怖到了极点,顺手从腰间抽出了他的维修工具——管钳子,并虚张声势地举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鬼并不是来捉他的,而是想从门口经过。鬼必须走门吗?

    发现鬼怪没想攻击自己,极度恐惧下的他马上恢复了力量,抡起管钳子使足劲,向鬼怪的头部狠狠地砸下去。

    鬼也有瞎眼的时候,竟然没看到衣橱夹角里的他,所以没有防备,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他顾不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