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喷颜小说网 www.penyan.cc,半亩方塘**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第一天

    中午,电话铃响,是找我的。

    “电脑不能上网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啊?”这个打击也忒大了点,出现了少见的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接了四家了嘛,按规定只能接三家,被查了出来,早上关掉了,我自己也上不了,下面你们各家自己装吧,我也不揽这个事了。过天我把钱算一下,把余下的钱打你卡上。”

    自己装就自己装吧,前面给他们拉入伙,钱是省了点,事是费了不少,常常掉线,每天都要早请示晚汇报,请求重启,他就是不关,咱也早有想自己装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可同事女一句话就如浇我一瓢冷水“听说你们小区现在装不起来宽带,说是没有端口了,我的一个朋友住你们小区,前半个月就去申请,给的答复就是没端口,让回去等,到现在还没有装起来。”

    啊?不会吧,这有了电脑不能上网,不就等于好像在哪看到过一个无比贴切的比喻,好像是在一本杂志上,等有空去翻,真翻不到,咱就自己想个比喻。就不信了,凭咱这智商还怕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心急如焚中。

    这不能上网的日子可怎么过啊,怎舍得下那些夕夕相处的网友,还有还有有点难以启齿了啊,还有就是网友中感觉有那么意思一点的,再深入聊一点的,眼看着就要演绎一场缠绵悱恻点的,催人泪下点的网上恋情,这突然中断,前期所作的一些感情投入岂不是白白浪费了,你这倏忽不见人,准又得另觅新欢去了,谁是谁的谁啊,这想要在网上恋上个把个人,就好比你走路上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来得容易,前世有情,今生有缘的,你等了n年之久的人就踩着那根网线款款地朝你而来了。“我爱你,但与你无关”这句话可以和网恋中的朋友共勉,我们可以超常发挥想象力,把对方虚化成有一种超现实的美,美得不食人间烟火,因为我们太想爱了,这种想爱的心,看得比“爱的人”更重要。一旦揭开这张笼罩在现实之上的网,所有的美就被打回原形,露出本来的面目。网络完成一个个梦的同时也在粉碎着一个个梦。梦醒了可以再做,只要有网络存在,换个“马甲”你又是一个全新的你,一如既往地纯情,一如既往地天真。为了虚拟的幸福,咱得作真实的努力。不能全信同事女的话,咱不死心,自己去电信问一下,这上班又走不开,咱先打个电话问问,电话号码没有,咱查,说查就查,先打“114”“114”给了一个号码,立马就打,电话通了,听了足足有五分钟的电信业务广告,耐着性子听完了一遍,又来第二遍,气得“啪”地挂上电话,重新查,跟“114”的接线员说,不要先前的那个号码,这位接线员比较善解人意,说把电信营业大厅的三个号码都给你,言下之意,你不要再来烦我了。接下来,我挨个打这三个号码,可气的是,没一个有人接的。这下没脾气了,安心上班吧,别把工作忙差错了,那事就大了。

    忙完了,下班了。晚上还是习惯朝电脑跟前一坐,打开电脑,电脑下端出现一个红色的叉叉。鼠标点击一下,显示:网络电缆没有插好。眼睛一直盯着这个小叉叉,幻想把它看没了。

    失落中。

    打开音乐,听几首曲子,平复一下心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

    这天是星期六。

    早晨躺在床上懒洋洋的,随手翻几页床头的书,即然上不了网,就花点时间多看看书,自从开始上了网,看书的时间是少了许多,当网友问及平时喜欢干些什么,我还大言不惭地跟人家说:喜欢看书。说完了,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,跟着加了一句:矫情了啊。

    还是惦记着宽带的事,书看得心神不宁的,干脆起来,亲自去电信问一下情况,不能就这样睡以待毙。如果不能得到满意的答复,咱也投诉投诉,服务行业就怕投诉二字,这我最清楚不过了。梳洗穿戴整齐出了门,平时休息在家都是蓬头垢面,一般是没有大事不出门的。顺道去了父母那看看,一进门,母亲大人一脸诧异“咦?今天休息啊?”老太太没有时间观念,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。“今天怎么这么早跑来了?”老老实实地回答母亲“不是不能上网了嘛,这不就来了嘛。”母亲笑道“呵呵,我说呢,白天都不见你们人影,不是上班就是上网,晚上出来放放风才到这儿来照个面,还有你嫂子,这边屁股还没落凳子上,那边起身就要走人,这网上到底有什么啊?”母亲接着问“怎么就不能上了呢,坏了?那不快找人来修修。”母亲就是母亲,什么时候都庇护着自己的儿女,对儿女们不周到的地方,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,只要儿女们过得好,过得舒坦就行,想想自己也惭愧起来,自己在网上忙着做这个红颜,那个知己,除了不懂自己谁都懂。心里想好了,即使后面可以上网了,母亲这里也得多点时间来看看,不要落得个“子欲孝而亲不待”的悲惨境地。

    从父母家出来路上一直在酝酿着一触即发的情绪。进了营业大厅来到一窗口前,还好人不多,前面就一个年轻的少妇,三十岁的样子,坐在柜台前一凳子上,女人身着粉红色上衣,手提一个粉红色包,整个一“粉红女郎”坐在墨绿色的凳子上,看上去就如一枝花,一枝绢花,艳还是挺艳的,只有显得干巴巴的。柜台内和她面对坐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,脸上的表情和她脸上的皮肤一样白,语言也白。

    “申请什么业务?”

    “装宽带,先申请一个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把地址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朝阳小区5幢505室。”

    无比羡慕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她真幸运,没遇上和我一样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电话号码,你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女人看了一下,转脸招呼一个男的过来,这个男的一直站在大厅的一角,往嘴里胡乱地塞着包子。男的过来,女人的脸凑上前去,近乎于用谄媚的表情,让男的选一下号码。估计这女人在家经济地位不咋地,凡事得让男的做主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条不变的真理。男的选了一个号码,这会没走开。

    “这里宽带的费用有几个套餐,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最少的是98块一个月,没有68块一个月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女人犹豫了一下,脸又凑上去,问男的装还是不装,男的果断地点了点头,装。

    女人一直沿袭着刚才的表情“这下你可以在网上冲浪了。”

    男的继续啃他的肉包子。

    女人从粉红色的包里掏出粉红色的钱,交给那女孩,女孩收好钱,开完票交于那女人,那女人起身走人。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,忍不住在心里叮嘱她两句,妹妹呀,别整天呆麻将桌上,趁四圈打完掉圈的当儿,去海边瞅瞅,别让老公在海上冲浪把人给冲没了。我这是杞人忧天了啊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这下轮到我了。我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“申请安装宽带。”我主动说。

    “报一下地址。”

    “欣欣小区8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区现在不能装,没有端口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前半个月我就来问过了,说是没有,让回去等,这都半个月下来了,怎么还不能装。”我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度,这里还偷换了一个事实,把同事女的朋友的事安我头上来了,咱不是急的嘛,反正也没有歪曲事实。

    那女孩见我来者不善,赶紧打电话。“现在欣欣小区装宽带的事情怎么样了,客户前半个月就来申请了,不是给人家承诺一个星期解决问题的嘛。”听这女孩的说话,她已经是张冠李戴了,没有人跟我承诺过,看来远远不止我一个人急不可待。这是个网络的时代。

    女孩打完电话,语气稍委婉了些,脸上还是那个表情,一个笑脸都没给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正在想办法解决,你还是回去等,你现在申请也行,等那边好了,排到了你再安装,这样会快点。那个套餐要求开通来电显示,现在开来电显示的费用从明天起就得收取,等什么时候宽带安装好了,按那套餐的规定,你这来电显示才是免费的。你看,要不要现在就申请呢?”还犹豫什么呢,为了早日能上网,花点冤枉钱就花点吧,人家就霸王条约了,你又能拿他怎么地。如果装宽带的能像满大街的银行一样多,那也不至于如此费劲了。

    没有指望了,怏怏地出了营业大厅。不想立即回家,就在大街上逛。依然是大大小小的时装店,自从上了网,出来逛街的机会大大减少,好一阵子不出来逛,这一逛发现一大变化,称呼变了,一进门就听到“姐来了”没回过神,还以为叫别人呢。

    “姐,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再试试这件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教你打这衣服上的结。”

    “姐”

    这左一声“姐”又一声“姐”的,钱就这样从口袋里给叫出去了。

    语言是一门艺术。就说这个“姐”吧,前面加上个“小”因为这个词在当今社会有一层特殊的含义,听得心里不舒服,加个“大”吧,听起来觉得老土,去掉“大”和“小”就叫“姐”听起来特亲切,特舒服,就如邻家的小阿妹。还有到了像我这样青黄不接的年龄,对称呼相当的敏感,叫年轻了能让自己喜半天,拿出镜子照照,一张喜形于色的脸。叫老了能郁闷半天,拿出镜子照照,叹口气合上。

    钱花出去了,心里稍舒坦了些。这逛了半天的街,脚也走累了,肚子也走饿了,得找个地方吃饭。点了一堆吃的,一碗黑米稀饭,三个煎饺,一碟炒面。今天可把一个女人郁闷时寻找发泄的两条方途径全用上了,一个是狠狠地购物,一个是狠狠地吃。吃之前,给月儿发了条短信,月儿是我的网友,向月儿告假,晚上姐俩不能在网上磨叽了。

    发完了,就埋下头稀里哗啦地吃开了,撑得大脑有点缺氧,月儿回短信也不知道,吃完了见月儿又发了一条过来,说,姐逛街是不是遇上老帅哥了,半天也不见姐回个信。这丫头,不能跟她急了,说什么了,姐看上去相当的良家妇女,最大的限度地也就是精神偶尔背叛一下,丝毫不影响自己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