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喷颜小说网 www.penyan.cc,半亩方塘**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吴慧敏下了班,急急忙忙朝家赶,到家时正好5点半钟,今天晚上单位还有一场考试,吴慧敏并不是能洒得开的人,也都快奔四的人,对待这种考试还像小学生的心态,又恨又怕,不说争个名列前茅,不可落在最后面。考试定在晚上6点半。吴慧敏从冰箱里拿出昨天晚上就摘好洗净的蔬菜,以最快的速度炒好,一盘清炒芦蒿和一盘胡萝卜,青椒炒年糕,这都是女儿爱吃的菜,女儿放学7点钟才能到家。还有一小盆鸡汤,是母亲昨天送来的,母亲知道吴慧敏这几天比较忙,吴慧敏的公公手术后正躺在医院里,她的老公这段时间都在医院里了。吴慧敏把鸡汤放在燃气灶上。然后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碗饭,是昨天剩下来的,来不及煮新鲜的了,她把饭放进微波炉里,抬头看看时间6点整,不早了,得赶紧去,路上还得花掉十分钟。吴慧敏进房间里从女儿的书桌上找到一张白纸和一只笔,给女儿写留言:闺女,妈妈考试去了,饭在微波炉里,热的时间要长些,别吃冷饭。燃气灶上是鸡汤,开燃气灶的时候要小心,注意安全,估计妈妈要7点半钟左右回来,要不等妈妈回来热给你吃,臭丫头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写完了,吴慧敏看了一遍,因为时间匆忙,字迹潦草,既担心女儿放学回来饿,又担心女儿在家用电和用燃气灶不安全,毕竟这样的情况少,吴慧敏在那句“要不等妈妈回来热给你吃”“要不”中间点了一个粗粗的逗号,怕女儿不理解她的意思。完了以后,吴慧敏准备考试去了,临出门又看了看燃气灶是不是关好了,出了门,吴慧敏还是不放心,又打开门踮起脚朝厨房张张看,确信燃气灶是关好了,这才带上门考试去了。

    吴慧敏刚下了楼,手机响,是老公林子清的电话:“吃了没?”“没有,来不及了,考完试再吃,爸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“不是太好,还在发烧,估计一时半会出不了院,还有明天你再往我卡上打五千,医生说前面交的钱超了。”吴慧敏没有立即答应,过半天只是闷闷地“嗯”了一下,然后挂了电话。吴慧敏没有爽快答应林子清是有原因的,林子清一共兄妹四个,老爷子从住院到手术,所有的费用都是吴慧敏掏的,虽说是老爷子有医保,但是因为一些原因,不能直接通过医保,先由病人垫付,事后要排队报销,还有一部分是不能算在医保内的,老爷子刚入院,吴慧敏就缴了二万块的费用。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,即便是他们条件好些,仗着林子清在税务局下面一个分局当个科长,她自己也是在一国有企业当会计,其他人也不能装聋作哑,没人提钱的事,除了林子清的大哥林子明条件差些,夫妻俩前几年都下岗,再加上儿子正在上大学,现在夫妻俩在外面掏腾掏腾,老爷子平时再贴补贴补他们,日子还能过得下去,二哥林子正夫妻二人都在一大型国企上班,妹妹林子华夫妻自己经营一个百货商铺,条件都不错,吴慧敏一肚子不痛快,也不好在老公面前多说什么,先替老爷子治病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吴慧敏给林子清的卡上打了五千块钱,一整天吴慧敏的脸是拉着的,越想越憋屈。晚上下班后吴慧敏把饭菜都做好了,林子清开门进来。“回来了。”“恩,今天轮大哥,我回来休息,再不休息快扛不住了。”吴慧敏一听,满腹的牢骚开始忍不住脱口而出“二哥和小妹他们也真是的,光是白天来看看,晚上也不留下来陪爸,合着爸就是你和大哥两个人的,爸住院用的钱,他们提也不提一下。大哥多忙点是应该的,这些大家心里都有数。”林子清“啪”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拍“钱,钱,钱,你就知道钱,昨晚上让你往我卡里打钱,吞吞吐吐的,他们不提,我总不至拉着他们要钱吧,烦不烦人啊你,这几晚上我在医院累死累活的,回家来了你还跟我唠叨个没完。”林子清把碗一推“不吃了。”转脸进房间睡觉去了。吴慧敏给老公抢白了一顿,心里更是气得慌,也不吃了,坐在沙发上等女儿林苗苗放学。苗苗放学推门进来,见一个在房间里躺着,一个在沙发上沉着个脸,知道家里硝烟弥漫,她也不敢多说话,吃完饭,乖乖到自己房间写作业去了。

    吴慧敏见女儿写作业去了,从沙发上站起来,把家里收拾一番,也进房间休息去了。刚躺下不久,电话铃响,女儿接电话:“恩,姑姑,吃过了,我爸和我妈休息了,姑姑,跟你说啊,我们家今晚上是多云转阴,说不定还会下雨,我放学回来就变天了,不知道为什么吵架,恩,好的,再见姑姑。”吴慧敏听女儿在电话里说的话,知道是林子华打来的,知道她肯定有事,这会在电话里没说,明天早晨一准来,明天又是休息天,知道她两口子都在家。吴慧敏躺在床上寻思着林子华此次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让吴慧敏意想不到的是,早晨来的不光是林子华一个人,二哥林子正也一块来了,这兄妹两个人单独凑在一起实在是不容易,除了逢年过节不得已,他们中间是有矛盾的。

    林子华是林家唯一的女孩,林子华的母亲一路生下来三个都是男孩,一心盼个女孩,俗话说女儿是妈妈贴心“小棉袄”等到老了不能动的时候,指望女儿要比指望儿子媳妇强得多。林子华的母亲在四十三岁时产下一女,取名林子华,可谓是老来得女,视为掌上明珠,集父母宠爱于一身,突出表现在林子华出嫁时的嫁妆上,这也不能怪老太太偏心,前面哥三个结婚时家庭情况并不好,就是老太太有这份心也无这份力,轮到林子华出嫁的时候,家里条件好了许多,老太太又是爱面子的人,乐得将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,嫁妆满满当当装了一大卡车,家里所有的人忙前忙后,唯独二哥林子正冷着脸抄着个手站旁边倒像是个瞧热闹的,连林子华都看出林子正的不快来,当时林子华不明就里,到后来才知道二哥为什么事不高兴。这件事并不至于让兄妹俩撕破脸皮,但两人心中存有芥蒂是不可避免的事,真正让这兄妹俩发生冲突的是老太太突然撒手归西,老太太在世的时候,随着年龄的增加,行动越来越不便,银行那队排得别说老年人吃不消,就是年轻人也站得够呛,于是经济也就交给林子华管了,老爷子不爱管事,具体家里有多少存款不是很清楚,大概知道些,差个万儿八千的也在正常误差之内。老太太死于心肌梗塞,来得太突然了,什么话也没留下,这兄妹四个中当然是林子华最伤心,接下来是料理老太太的后事,自然也就涉及到钱的问题,林子华拿出属名老太太的存单,而二哥林子正一口认定老太太放她那儿的钱远不止这些,兄妹俩吵得不可开交,林子华伤心过度,再加上气急攻心,当场晕倒在地,这边老太太丧事没办完,那边林子华躺到医院里去了。林子华出院以后,这兄妹俩也就和陌路人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话再说回来,星期六的早晨林子正和林子华两人同时出现在吴慧敏的家中,着实让吴慧敏吃惊不小。吴慧敏刚给把女儿伺候上学去了,林子清还躺在床上,老爷子生病这段日子也真够他累的,吴慧敏看着林子清熟睡的样子,心中的怨气消了许多。见那兄妹俩来了,她赶紧进房间叫林子清起来。等林子清把自己拾掇好了,兄妹三人加上吴慧敏一共四人坐在客厅内,吴慧敏等待谜底的揭晓。林子正给林子华使了个眼色,林子华说:“三哥、三嫂,昨晚上听苗苗说了,你们两口子吵架,今早上叫上二哥过来看看。其实都是自家人,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,三哥和三嫂是不是因为爸的事吵架啊,我知道三嫂心里憋屈,爸生病住院的钱全都是你们出的,我和二哥也不是不肯掏钱,这个钱掏得我们心里也憋屈,大哥也真是的,我们不掏,大哥说什么也不能装聋作哑,这些年爸没少贴他们,张口闭口说自己没钱,跟我们哭穷,你看小彬(大哥林子明的儿子)手里拿的那个手机,恐怕我们没人能抵得上他的,一场刘若英演唱会的门票抵得上爸半个月的工资了。”说到这里,林子华顿了顿,没再往下说,看着林子清。林子清说:“大哥在教育孩子方面是有问题,爸就这么一个孙子,小彬是被宠坏了。”林子华继续往下说:“我们也不是非比着大哥,大哥他们是困难,下岗这么多年,爸就贴些,我们也不计较了,可有件事我和二哥心里抹不直,就是爸的房子,按照旧规距,小彬是爸唯一的孙子,房子给大哥,现在爸房产证上的名字就是小彬的,那在爸身上花的钱就全该大哥出,如果要我们兄妹四个平摊,那爸房产证上的名字就得有我们四个人的,三哥,你看呢?”

    林子清沉默了一会了,说:“房子我不要,该我出的我照出。二哥,小妹,我们兄妹四人,受的苦最多的是大哥,记得小时候家里情况不好,就爸一个人上班,那时候我们弟兄三个人学习成绩都好,尤其是大哥,可家里当时的情况并不能容许我们都能把书读下去,最后爸还是让大哥放弃了,如果大哥不放弃,现在下岗的不会是大哥,他的前途会比我们俩人都好,至今爸都觉得亏欠大哥。我记得大哥退学的第一天,眼巴巴地看着我和你背起书包出门,那眼神至今想起来我都觉得心痛。还有,那时候家里穷,放学后我们去附近的小山上捋那些可以用作药材的树叶卖钱,贴补家用,大哥总不让我们多干,因为有的树叶上会粘“洋辣子”人的手碰到它,又疼又痒,跟着会肿起来,大哥的手常被“洋辣子”辣得又红又肿。”林子清说到这里,声音有些哽咽“二哥,小妹,有些事我无法把它忘了,关于房子的事,如果有可能不提的话尽量不要提,提起来我就觉得心寒,该你们出的钱你们觉得有困难的话,我一个人给,现在依我的条件还能承受得起。”林子正和林子华垂着头,一声不吭,最后林子正说:“就依三弟,房子不提了,爸住院的钱三弟算一下,该我们出的,一分都不会少,三弟,爸生病这段时间你辛苦了,这几天你歇着,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吴慧敏送走了林子正和林子华,心里的怨气一扫而尽,倒不是仅仅因为那兄妹愿意承担费用的一部分,其中更多的原因是林子清的一番话同时也打动了她,吴慧敏并不是厉害角色,还尚存着属于一个女人的那份善良和隐忍。

    吴慧敏和林子清是大学同学,自由恋爱后结婚,当时因为林子清的家境贫寒,吴慧敏的妈妈不太乐意这桩婚事,怎耐吴慧敏嫁心已决,吴妈妈也就不再坚持,时间证明林子清是一支绩优股,刚步入中年,仕途就有了起色,两口子感情也还稳定,生活中一些小摩擦不可避免,因为有一定的感情作基础,问题也就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因为昨晚上顾着生气没睡好,吴慧敏吃完午饭后就躺下了,刚睡着,手机响,吴慧敏看是妹妹吴慧贞的,吴慧敏接通电话。“妹,什么事?”“姐,这会有事吗,没事你出来一下,我在‘零点茶社’等你,我有话跟姐说。”“妹,到底是什么事啊,你别吓姐,姐马上来。”吴慧敏就姐妹俩,姐妹情深。吴慧敏赶紧从床上爬起来,拾掇拾掇就往妹妹说的那个茶社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茶社,见妹妹林慧贞正坐在一个临窗的位置上,脸朝外,目光是游离的“慧贞!”林慧贞回过头来:“姐来了。”“干嘛啊你,神神叨叨的,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啊。”“姐,我想离婚。”“什么?你哪根经搭错了,放着好好日子不过?”“姐,我烦这日子了,这日子实在是了无生趣。”“行了妹,你要怎样这日子才有生趣,小谢疼你,婆婆待你也不错,乐乐听话懂事,是不是日子过得过于太平了,你非得弄点声响出来显示你有能耐?跟姐说实话,心里是不是有别人了。”“没有,姐说的不错,婆婆好,谢东强好,好,好,都好,这么多年来,我怎么从来就没有觉得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家里的大事和小事从来没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