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喷颜小说网 www.penyan.cc,英雄非你莫属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铃被下药的症状太明显,而艾莲是最好的医生。

    检视过始终昏昏沉沉的符铃,艾莲替她盖她棉被,然后起身,转头笔向阎京笙。

    “她的情况还好吗?”阎京笙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艾莲微笑“别担心,她的确被下了药,不过早就过了药效时间,也不需要吃解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为什么一直昏睡?”他没察觉自己话语中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她的体力透支,而且严重贫血又营养不良,太瘦了,不晓得在纽约受了什么委屈。”艾莲早己接获通报,阎京笙在亚曼达的拍卖会上买了个女人,她是所有的人中最冷静的一个,却也暗暗讶异于他莽撞的行径,如今看见符铃,倒是能够体谅他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通常沦落到被当成奴隶拍卖的女性,几乎都经历过一段凄惨的过程,若非是妓女,也可能是乞丐,不过符铃完全没有这两种类型的迹象,沉睡的她像一朵恬静、无邪的百合,这或许是让他冲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她大概要多久才会醒来?”一路上符铃都是睡着的,甚至没吃几口食物,着实令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有点耐心吧!我保证她没事,你现在应该烦恼的是,等她清醒之后,如何安置她?”艾莲就事论事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收留她,随便给她一个职位。”阎京笙心想,符铃与艾莲都是女人,艾莲应该会比较知道要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带回来的,你竟然想把她丢给我?”艾莲一手撑着下颔,并不愿意替他扛下这个责任。“就算她是东方人,但是目前的情况来看,台湾或许不是她熟悉的地方,我想,你不应该把她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阎京笙有些气怒“她那个样子还能留在纽约吗?那里的男人都想要吃掉她,如果没有我,你觉得她可能安然无恙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就是你的责任。”别想丢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男人,还有很多公事要忙,不可能时时看护着她。”

    回国的途中,他吩咐路奇调查过符铃,因为亚曼达的手下交出来的小包包里只有符铃的护照跟身份证,资料太少了。

    根据调查的结果,他知道符铃来自台湾的雅恩孤儿院,十八岁那件离开,之后的事琐碎得几不可察,也没有特别亲近或要好的朋友,不过无所谓,反正等符铃醒为之后再问她就好了,现在的重点是,符铃在台湾了,他该拿她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也很忙。”艾莲苦笑,不是她不帮,而是没道理帮。“虽然有很多的空房间,但是遇难获救的女孩就像是雏鸟,她会惦记着你,你才是她最重要、最能依赖的人,而既然她是你的人了,这就是你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阎京笙青筋暴跳,但是碍于身份,又不能随便发火。

    “随便给她一个职位,这对你而言,也是很简单的吧!”艾莲不打算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打转,开始收拾诊疗用品,暗忖,照顾受伤的雏鸟,也是他这个“母亲”该做的事。“等她醒来,通知我一声,我会叫人弄些补品给她补身子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阎京笙迟疑的靠近床铺,在床沿坐下,盯着她毫无血色的憔悴脸庞,内心五味杂陈,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很蠢,明明最讨厌麻烦了,却自讨苦吃的救了个麻烦回来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麻烦还是有生命的,不能随意抛弃

    “救我”符铃干涩的嘴唇发出呓语,声音细如蚊蚋。

    阎京笙为了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,不得不倾身低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可怕好可怕,不要好痛好痛”符铃两只眼紧闭,破碎的声音却透露出无比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紧皱剑眉,无需多问,几乎可以想象她在纽约遭受怎样的虐待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谁墨镜”符铃似乎能听见他在与自己说话,又仿佛梦里的她能看见他,纤细的指头虚弱的颤动着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戴墨镜的农夫先生。”他自嘲的说,不禁为她的勇气折服,因为他看见了即使被下药、被关在笼子里仍竭力挣扎的她,令当时的他忍不住思量,那或许是她使尽最后的力量,辨识出他的特色,才会对他释放出求救讯息。

    那是她最后的赌注,如果他不挺身而出,她将面对永无天日的悲惨未来这个认知在当时掩盖了他所有的理智,一回神,他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做出动作,收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是农夫是英雄”符铃断断续续的说,颤动的小手碰触到一股温暖,忍不住吃力的握住,然后又坠入黑暗的昏睡中。

    “英雄?”阎京笙愣愣的重复她的赞美,视线落在那双握着他的食指的白皙小手,纳闷着,她明明好清瘦,为什么感觉如此柔软?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