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喷颜小说网 www.penyan.cc,舍不得爱你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【第四章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了进来,稀稀落落中还有窗外的树影。

    骆席安醒来时,南东爵就趴在她的床边,昏昏沉沉的脑袋经过一夜好眠本已清醒,经这一吓,又要昏了,更别提她眼角扫过去,看见两人交握着的手。

    心差一点就跳出来!想把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抽回来,这一动,却把睡美男给吵醒南东爵眯眼瞧着她,这么近的距离,让那双眼看起来好深邃,几乎要把人给吸进那深不见底的幽潭。

    她微微红了脸,再一次意识到两人还握着的手,倏地便给抽回来。

    那动作又急又慌,像半夜闯进来却被发现的偷儿。

    对于她想快速湮灭证据的行为,南东爵很想笑,可他没说什么,倒是长手一伸又探上她画“好点没?

    他的掌心热热的,抚上她时很舒服。如果可以,她真的不想移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微微低眉避开。再不舍,也不能习惯眷恋他的温柔。南东爵的目光落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?我去把粥热热。”说着,他起身去热粥,过了一会儿便见他手里端着一碗粥在她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他拿起汤匙舀了一口放在唇边轻轻吹着,白色的热气飘飘,也送来一阵香气。放着碎肉和碎芹菜的白粥不只好看,更是引得她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,我自己吹。”她伸手想接过那碗粥。

    南东爵却退开不让她拿,反而递了一匙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故意把粥给洒了,让我喂你吧,难得享受一次我的服务。来,张嘴。”她脸红红的看着他,哪张得了嘴?被他那双黑眸看得都要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吃就可以了。”伸手改去抢他手中的汤匙。

    怕她烫到,这一回他倒是由着她了。看她吃了一口,他拿回汤匙又舀了一口递上去,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一口又一口,见她小小的嘴儿还沾上饭粒,嘴角不自禁的上扬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好吃吗?都吃到嘴边去了。”说着,他伸手抹去她唇角的饭粒一他做得很自然,可是骆席安却红了脸,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。

    现在究竟是在演哪出?这个男人明明就说她的爱对他是负担、是累赘、是麻烦啊,却对她这样动手动脚是怎样?他还嫌她爱他爱得不够可怜吗?非得这样有意无意的撩拨她的心不骆席安有点羞又有点恼,想骂人,却骂不出口,只好手握着小小的拳,把头低得让人看不见她的脸。

    南东爵好笑的看着她握紧的拳头。“你干什么?想打我?”对,想打他,可她不能说。毕竟他照顾了她一天一夜,还亲自下厨煮东西给她吃,对她极好,不,是太好,好到有点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她突然问。吃饱了、烧退了、脑子不沉了,思路终于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从昨天到今天,这男人的出现和表现根本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只因为你听见那个传言,所以想对我好?还是为了补偿我、可怜我?我不需要这些,因为我根本就不爱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把头抬起来说话,骆席安。”南东爵懒洋洋的开口打断她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爱不爱我,和我说话时就得看着我,这是最基本的礼貌。”她一再重复说她不爱他,莫名其妙的,他竟是愈听愈不爽?

    是讨厌她的口是心非?还是讨厌她说她根本不爱他?

    骆席安慢慢地抬起头来,对上南东爵那微微挑高、好看又迷死人的眉眼。对上了他的眼,她哪还说得出话来?在这男人面前,她大部分时候都是胆小表一枚,那天在山上对他鬼吼鬼叫是因为她被逼疯了,绝不是在正常情况之下可以做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的冰箱里只有微波食品,桌上都是泡面、饼干,虽然屋子里不算太乱,可也没看出你有一点贤慧的样子。”他突然道。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她贤不贤慧又不关他南大人的事骆席安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关心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关心你不对吗?”他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脸上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她不语,垂了眼。就怕他那样看她,会把她的魂给勾去。

    “骆席安,我希望当你一辈子的朋友,当我的朋友比当我的女人更可贵,你不知道吧?当我的朋友,你一辈子都不会失去我。”就像我一辈子不会失去你一样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补了一她听懂他的意思,也知道他说的话是对的,可是此刻的她只觉得心痛,痛得要死?他这是摆明拒绝她的心意,就算她一再申明她不爱他。

    胸口像是被钻了洞,血一直流、一直流,痛到她没法子呼吸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这样的沉默足以让她惓惓死去,却听见他低低的在她身畔说了一句——“这样,你还是想要和我交往吗?”她诧异地扬眸,怔怔地望住他,蓄积在眼眶的泪不期然地落下。

    “想清楚,看你是要当我一辈子的朋友,还是想当我人生某段路程的女人想完后告诉我,我会如你所愿。”轻轻地说完,他起身走了,留下一室属于他的味道。骆席安呆呆的坐在床上,久久说不出话来

    请假三天再销假上班后的第一天,骆席安显得十分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几乎是龟缩在隔屏内,好不让人看见她,然后她假装很忙的在白纸上涂涂画画。

    办公桌上摆着一束花店刚送来的玫瑰花,侧边的矮柜上也摆着好几束相同的玫瑰花。在她请假的三天里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