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喷颜小说网 www.penyan.cc,回到王朝睡将军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房内氛围凝滞,卓勒脸色铁青地坐在锦榻上,卓凡则是坐在另一头品茗。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郑冲的事来的吗?说呀。”卓勒口气不善地道。

    “下官求见是为了确知为何卓将军将郑冲关在驿衙大牢,押牢不审,无罪先判岂不是难论公道?”

    “公道?”卓勒撇唇冷笑了声。“那我就告诉你,押牢不审,是因为我要将郑冲押回京,交由刑部大审,至于无罪先判嘛,他已是罪证确凿,我会在回京时一并呈报罪证,如此你可还有话说?”

    “下官敢问,郑冲究竟所犯何罪?”

    “通敌之罪。”郑致倒抽口气。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已经罪证确凿,此事将交由刑部,而你擅离职守,又该当何罪!”卓勒怒喝,卓凡不由得睨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卓勒闭了闭眼,恼人的头疼教他连带控制不了脾气。这郑氏兄弟皆是边境都统,皆在他的管辖之下,接二连三出事,要他的颜面往哪搁?

    “下官不服,舍弟对朝廷忠心耿耿,岂可能通敌?卓将军此话莫不是特意栽赃?”郑致向前一步,怒颜相向。

    卓勒蓦地起身。“郑都统!”暴咆出声的同时,抬腿朝他腹部踹下。

    卓凡见状使了一个眼色,年巽央赶忙向前。“头子,可以了!”见他似乎还止不住怒气,年巽央赶忙以肉身相挡,白白挨了一拳,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然,卓勒止不了体内的躁意,甚至闻到一股诱人香味,抬眼望去,就见郑致因他那一脚而口逸鲜血,那血味教他意识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“卓勒,你在做什么?!”卓凡微微动气,起身一把揪住他。

    卓勒想也没想立刻回击,就在拳头要揍上卓凡脸颊时,猛然收拳,错愕地看着他。“大哥”卓凡垂敛长睫,望着已近到鼻前的拳头。“卓勒,你连我也要打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对不起,我头有点疼”话来完,他头痛得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卓勒?”卓凡向前一步,他退得更快。

    卓勒怀疑自己就要失控,正欲夺门而出时,房门倏地被推开,转瞬间卓雅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卓雅直睇着他,深知他已经忍到极限“卓勒,头疼吗?要不要先歇一会?”她轻柔地搀着他。

    卓凡眸色冷沉地睨着她,不等卓勒开口已率先抢白“年副将,先带郑都统离开,让卓勒歇一会。”年巽央点头如捣蒜。“也好也好,头子身子不适,是该歇会。”他赶忙将已站不直身子的郑致给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雅姑娘,卓勒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卓凡走出房门时,卓雅朝他微微颔首,等确定所有人都离开,她才赶紧扶着卓勒在床上坐下,二话不说卷起袖子,却被卓勒扣住。

    “卓勒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卓勒抗拒着。“为什么?你明明就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他低咆,用尽力量抗拒。

    卓雅睇着他脸上己浮起的暗黑色血管纹,想也不想反手制住他,咬破自个儿的手腕,强让他饮下自己的血——“你在做什么?!”卓凡破门而入,长剑朝卓雅的手臂挑去,卓勒见状,一把将卓雅搂住,反身将她护在怀里,逼得卓凡硬是改了剑的方向,斜劈上床相。

    “卓勒!”卓凡怒不可遏地踹上卓勒的背。“把她放开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不要伤她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误会?我确实是误会了,我以为她很替你着想,不会伤害你,但我错了,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巫,她是妖怪!”卓凡扯着卓勒,压根不管力道是否会伤到他。

    被护着的卓雅闻言不禁撇唇自嘲。这么说来也对,她非神非魔,被归属到妖怪那一族群似乎也挺合理的,就是听起来刺耳了些。

    “侯爷,冷静一点!”年巽央把郑致交给他的下属,一回房见到这情景,吓得赶忙关门,拉住卓凡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据他所知,他们兄弟俩的感情不是普通的好,怎么好端端的,侯爷竟会拿剑对“发生什么事?这个妖女要喂卓勒喝血,藉此控制卓勒!年副将,你真是太失职了,居然压根没发现这异状。”打从第一眼见到卓雅,他便认为她非常人,暗中注意着,果真被他逮到。

    “嗄?”年巽央结实地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喝血?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不是这样的!”卓勒无法容忍卓雅被如此曲解,回头怒吼。“不然是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,大哥。”

    卓凡一愣,怔怔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长在战火里,生与死已看得太多,打一开始他就觉得卓勒的脸色教他胆战心惊,在胥罗那一夜,他是真的认为卓勒已经死了,本以为或许是自己看错,现在听他这么说,心头怀疑再起。

    “在庆华殿后头,我被布署的弓箭手射穿了胸口,早已没了呼吸,为了让我继续活下去,卓雅她”他哑着嗓音,将后头的事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年巽央听得一愣一愣,不敢相信这天底下竟还有这种玄事。

    “生死由命,你既已断了气息,再救你,你还算是活着的吗?”卓凡哑着声,一字一句地问。

    卓勒不禁苦笑。“所以大哥觉得我应该死?”卓凡无法回答这个问题,紧握住的剑尖始终未垂。“你如果被她变成人不人鬼不鬼,只会吸食人血的怪物,你要我怎么办?”难道真要逼他手刃手足?他是他的亲弟弟,是他亲自教导习武练字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沉默许久的卓雅淡声启口。“卓勒只会饮我的血”

    “他只饮你的血?!”卓凡目訾尽裂,挥剑向她。“刚刚他几乎快失去理智,打了郑都统不说,见他嘴角淌血,竟打算朝他扑去,要不是我阻止了,我是不是要眼睁静看着他饮人血。”他的弟弟,一个拥有大好前程的将军,竟因为一趟胥罗之行失去性命,如今还栽在这妖女手上——“那是因为卓勒还在适应,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逐渐恢复正常,而我会一直陪在他的身边,不可能让他出任何乱子。”卓雅无惧他的剑,面向他,双膝跪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请把卓勒交给我,我不会让他变成妖怪,我会让他跟个正常人没两样。”她是如此地爱他,明知道不该同化他,明知道会让他受苦,她还是选择了这条路,只因她自私的不愿再寻邕、再错过。

    “你能拿什么跟我保证?用你的命?”

    卓雅闻言,不禁苦笑。“没有办法,因为我连想要杀死自己都不行。”卓凡绷紧刚毅的下颚,紧握着剑,眼前的状况棘手得教他不知道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“大哥,给我机会,我会慢慢好转的。”卓勒紧握着卓雅的手。“是我要她这么做,是我不愿意放她孤独一人。”卓凡敲着眉心,心里没了主意,只能收了剑。“给我听好,要是你敢做出祸及百姓的事,别说我没警告你,就算是你,我也会亲手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哥。”卓凡没应声,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一旁还瞪大眼、张大嘴的年巽央愣在当场,不知道自己该走还是该留,最终还是摸摸鼻子说:“对我来说头子还是头子,不管怎样,能活着就好。”话落,他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画面他不太想看到他突地想起之前发生过的干尸事件,一股恶心冲上喉间,快步冲下楼。

    “卓勒,对不起。”卓雅愧疚得不敢抬眼。

    卓勒抚着她的发。“没事,这不是需要道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大哥会说那些话,代表他已经认可了咱们。”卓雅苦笑连连,完全不作如此想。

    “大哥大我十岁,当我还跟父亲待在胥罗山时,他已经回京考中武举人,发派驻守近泽,我娘便到近泽照顾我大哥,后来我爹死了,大哥将我接到近泽,没多久我娘也去世了,大哥一直把我带在身边,之后我被召进宫,伴读随侍我那四皇子表哥华与刹,那一段日子,大哥就像是我的父母,表哥是我的主子,尽心尽力地教导着我。大哥心痛,是因为他知道我已经死了,但其实他也庆幸我还活着,只是对于我的状况一时间难以接受罢了。”怕她不信,他全盘解释一次,让她知晓他们手足情深,只要他安好,大哥甚至会想法子帮他隐瞒。

    卓雅抚了抚他的脸,半认同他的说法“头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好点了。”卓勒舒服地微闭上眼。“也许我正在适应中,慢慢的我一定可以控制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喝我的血,你容易失去意识,还是喝点吧。”卓勒摇了摇头,不甚愿意。

    卓雅直睇他半晌后,扬起手腕就着伤口吸了口。

    “卓雅,你在做什么?”卓勒不解地拉开她的手,她却突然扑上来,将含在口中的血全教渡进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那甜美的鲜血仿佛最醇厚的酒,入了口,香入喉底,他贪婪地渴求着,舔吮着她的唇舌,勾缠得愈深,愈能安抚体内的骚动,同时挑起如浪潮般剧烈的情|欲,他放肆地抚进她的裙底。

    待他清醒时,房内己暗了下来,他清楚看见卓雅浑身赤|luo地起身,他想也没想一把将她扯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卓雅,你怎么没穿衣服?”他低声问。

    卓雅睨他一眼。“你忘了刚刚发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刚刚?”他愣了下,惊惧再起。

    难道他在恍惚之中又做了什么?惊疑之时,他不断地回想,想起她渡血给他,他吮着,结果——“你没事吧。”他哑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她喰笑反问他,小手在他腰上游移,停留在那浄狩的疤痕上,不知为何,这伤痕总让她有点介意,像是在哪瞧过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么?”他嗓音粗嗄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伤痕真长,当初肯定伤得极重。”她想,她会在意应该是因为伤势太重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能留下伤,代表我逃过一劫。”顿了下,他试探性地问:“你记得二十年前我们曾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嗄?”她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教卓勒笑眯了眼,讲述起当年她如何让他重生。“那时你掉了一只月牙链,我本来想捡的,可是那里太多尸体,我不敢靠近,不过也是那月牙链,才有了后来胥罗女巫的传说。”卓雅彻底傻眼。“我不是很清楚”进入空间时带着他的魂走不是不可能,再将他带进十岁时的身体也不算太意外,但更巧合的是,她竟然还可以再一次穿越遇见他,这是什么样的命运?

    她沉睡过,能记住的记忆也不多,但她确实曾经打开过时空之门,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发生的。

    “就像是命中注定般,对不?”简直就像是她不断地在寻找,不断地与他相遇。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